惟扬Keane

码字儿的/人生最高准则 看心情/自娱自乐/你别怕我可不是什么好人

诚不我欺 一

写给每一个第一次看诚不我欺的朋友。诚不我欺就是一个前后没有什么剧情连贯,长短不一的段子合集。有少年阿诚有成年阿诚,时间轴随意切换。最后谢谢你们看到这里。诚不我欺被你们看到也是一种缘分啦。[鞠躬]








明楼还在上学那段时间,有一次法语不及格,挨了明镜在祠堂一顿好打。阿诚心里也知道这不是因为自家大少爷不用功,许是法语对大少爷着实太难了些。

明楼自然不愿意惹得大姐不高兴。这几天便念书念的格外迟。

明楼对着书目不转睛。阿诚此时也还是个少年,那时他喊明楼喊大少爷,远不如现在私下喊的大哥来的熟络亲切。阿诚看着自家少爷用功,却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在明楼让他续第三杯咖啡时,阿诚咬着嘴唇有些拘谨的开口「大,大少爷,我听人说,咖啡还是少喝的好」

明楼对着法语课本一心烦躁索性说道「那倒点水来」 阿诚战战兢兢倒好了水,垂手站在明楼背后,心想「大少爷怎么看都好看…真希望大少爷法语下次能及格就不用挨大小姐的打了」

想到这里,阿诚又有点紧张的问「大少爷,伤口要不要再上一次药?虽说伤不重可别发炎了。」 明楼耐不得烦的说了一句「明天再说」

已是三更半夜,阿诚已经站着快打起了瞌睡。明楼刚看完一个章节想着叫阿诚加水,头也没回的唤他。阿诚瞌睡中被惊醒,猛一抬头就撞到柜子,来不及揉痛处就急忙回话「大少爷有什么吩咐的吗」

明楼看着阿诚这样子有些心疼,放下书说道「阿诚,我一个人在这温书没事的。你早些去睡,看你都困成什么样子了」阿诚慌忙摇头「阿诚不困」

明楼揉了揉自己的肩膀说道「你还说不困?」阿诚低下头说「大少爷没去休息,阿诚不敢睡」 明楼彼时年纪不大,故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「去睡。快去。」

阿诚头摇的更厉害了「大少爷不睡阿诚是不会去睡的」

明楼一脸我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放下书本关上灯。看着当时比自己还矮一些的阿诚,揉了揉他的头发,无奈说道「好。我洗个脸去睡了。你也去吧。」

阿诚补了一句「大少爷,水打好在那边了。水温应该刚好。」

明楼说「阿诚。快去睡吧。」

「大少爷,晚上睡觉记得别侧身睡压着伤口」「知道了。你快去歇息。再这么啰啰嗦嗦我可就再找一个仆人了」

阿诚顿时一慌「大少爷对不起。你别,别不要我」「阿诚。怎的笨到玩笑话都听不出来?你十岁进我明家,我何时说过不要你。」「大少爷的恩情,阿诚这辈子是报不完的。只要大少爷不嫌弃阿诚,阿诚愿意跟着您一辈子」

明楼回了房间,过了良久说「阿诚。以后在家或者就你我相处时,喊我大哥就好」

阿诚只当自己是明家一个仆人,何时妄想能这么称呼明楼,脑子幸福的转不过来,结结巴巴说了一句「大,大哥,那阿诚去休息了」

评论(35)

热度(7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