惟扬Keane

码字儿的/人生最高准则 看心情/自娱自乐/你别怕我可不是什么好人

阿诚的十诫(九)

第九条:阿诚,我共你觉得苦,这样其实也不太差。

阿诚和明楼在上海,顶着三重身份,一直做那些不可见人的救亡之事。苦吗?怕吗?答案自然是肯定。无论是谍报往来还是当面的格斗或狙杀,无一不浸透着一股血腥气。

古人用“万里歧路多,一身天地窄”来形容身居官场的压抑心累。这句话用来形容明楼和阿诚的处境也不为过。四面碰壁无处可走。别无他法。两人只能自己给自己砸开一条道路。

两人不是没听过威胁。歌舞升平下的交头接耳,转身背后的阴谋算计。都冲他们来。见多了,也就见怪不怪。

一日明楼和阿诚下班回来,见到一楼客厅一篇玻璃碎了一地,一把匕首直直插地板上。

阿诚把那匕首拔起来说:“好端端糟蹋地板干嘛。我找人去修玻璃啊。”

明楼眯着眼接过匕首:“这些人越来越有胆子了。都搞到我家里来。阿诚,你顺便去检查一下家里有没丢东西。”

阿诚走了一圈,并没发现什么财物损失,耸耸肩问:“我们最近又是挡了谁的路了?”

明楼掂着那匕首,笑容玩味,却没有回答阿诚问题:“一点威胁而已。要真想来杀我哪里还会搞这种事先警告?”

阿诚正色:“他们不敢动你。如果敢,我也不会让这个发生。”

明楼安抚地揉揉阿诚头发。晚上睡觉时,明楼装作没看到阿诚偷偷把手枪塞到枕头底下的举动。明楼想嘲笑阿诚太过紧张,却也无话可说。

头顶就是达摩克里斯之剑,他这么做当然首要也是为了保护自己。有了在乎的人,往往人会心思更重。

明楼拉好被子,亲了亲阿诚脸安慰他:“你别担心。没事的。有我在呢。”阿诚总体上不算是一个脆弱的人,但他每每想到明楼可能会面对的威胁整个人心都是吊着的。阿诚把头埋明楼胸口蹭了一下,闻着明楼身上味道暗想:宁可我有事。你也要好好的啊。

阿诚第二天去明家面粉厂处理事情。明楼在家,对抽屉里拿出来那匕首发呆。看着看着不禁觉得眼熟,似乎以前见的一个帮会头子的打手就用这个。他倒不是怕什么帮会打手,区区这种社会小势力团体和他所拥有的资源背景无法比肩。

这个事情想着想着就觉得不对劲。阿诚今日是去查看储存在面粉厂的一批给地下党准备的军火。近来军火紧缺,黑市交易兴起,这一批有一部分是黑市交易得到。

他记得阿诚还提到这次军火购置量极大,经手的买家几乎高价买断那一批的。那之前一地碎玻璃或许就有了解释。什么事情最为可恶呢,抢人资源挡人财路。

帮会头子或许一个心气这许多军火经人买断,最后竟全部到了他明家这儿。事情走漏风声,这倒是出乎明楼意料。明楼只是希望帮会对这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把他当成一个军火贩子也未尝不好。

阿诚孤身一人去了面粉厂。明楼心里现下觉得隐隐不对,拨了个电话便自己急匆匆往面粉厂跑。

阿诚打开厂里锁,没有回头就觉得背后有几双眼睛注视着他。这时候没有退路,他锁好门往里走。他心里清楚这是于事无补。一个锁,挡得住谁?

他已经能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了,他无意大跑,只是攥紧口袋里的枪。

他现下想清楚那一批可能是冲着这批军火来。他不知对方有多少人,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横着离开这里。

他并没有往存放军火的那个房间去。七拐八绕去了另一个。

后面的脚步声跟上来了。他站窗边,眉眼带笑转过身:“赵先生。明诚真是三生有幸,您竟然派了十多个人来对付我一个。太瞧得起我了。”

赵以达,就是这个帮派的头领,个子比阿诚略矮些,面容身形都是普通,却也不知有什么通天手段得以管理一个帮会。

赵以达笑笑:“我面对的是可是明先生,不敢怠慢。您也知道的,在南京,对黑市军火交易管制已是很紧。前一段一个很没眼色的煤炭厂厂主就因为这事折进去。我知道您是新政府的人,想私下从这里捞点好处。”

阿诚被这十几个人堵着,却长舒一口气。这个赵以达只当他是想通过军火生意赚一笔。

赵以达继续说:“您这一单生意做的不厚道,几乎是买断了近来黑市上所有的毛瑟。”

阿诚摊手:“这一单不经过我手。我这面粉厂只是存放。再说,这里好处却也不是我的,都是明楼一人的。我分的到什么?”

阿诚有心营造一副自己毫无决断能力且与明楼不和的样子。

赵以达想了想说:“这次买的军火,您出个价吧。”

“明楼知道肯定打断我的腿。你给我的钱够我远走高飞离开明家吗?”

赵以达有些不耐烦,此时尊称的您也换成你:“那就是你的事了。你觉得今天你不把军火交给我你能出的去?你有几条命?你有多少子弹?”

阿诚一笑:“我是出不去了。舍命陪……小人嘛。”他掏出口袋里打火机,点燃身旁一袋什么,火势在阿诚身边蔓延开。

这儿可是面粉厂,赵以达和身后一群人不禁后退了几步。阿诚笑笑:“放心。这袋不是面粉。暂时不会爆炸哦。暂时。一会儿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这大概叫以死相逼。

“赵先生,火要烧起来,你在这陪我吗?不出去吗?”

赵以达拔枪指着他:“我不怕和你耗着。”

阿诚已经能感到背后的灼热:“好啊。没有我你绝对找不到那批军火。”

房间里越来越热,所有人都大汗淋漓。阿诚动也不动站那儿。

“赵先生,你还不走吗?想和我一起烧死在这儿吗?”

“明诚我告诉你!我不是没有办法!”

他有把握在这场力量悬殊的枪战里打伤阿诚,然后把阿诚带出去。让阿诚开口,那不是问题。

明楼已经冲到门口,老远就看到一处火光黑烟。

阿诚,你不要有事。

多少个月来,我们不能安眠,我们醒着,守着火和光。①

这么几年,出了多少任务做了多少事情。我们名义上是上下级,却也是战友。但我不愿意每次都是你为我冲锋陷阵。

阿诚,我共你觉得苦,这样其实也不太差。

枪战?弹孔?流血?爆炸?会很恐怖。会疼。但我绝对不要你一个人面对。

你在哪儿啊?你等着我啊。

阿诚在这场豪赌里并无太大胜算。枪战或许能侥幸逃脱,只是这黑烟太呛人,爆炸也不是那么能轻易躲过。

大哥,我本来以为我可以做一辈子你的小跟班,指东不往西的那种。

希望我还可以一辈子做你的小跟班。指东不往西的那种。如果不可以了……好了我知道你肯定不让我把剩下话说出来。

注释

①:来自德斯诺斯的《明天》。



写在最后:

抱歉最近更新比较慢。我进入了一个写文怠倦期。这一章写的比较痛苦。写这种剧情不太是我强项。可能写的不太好有很多bug请多海涵。

下一章就是系列结局啦。谢谢你们。周末快乐!









评论(59)

热度(2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