惟扬Keane

码字儿的/人生最高准则 看心情/自娱自乐/你别怕我可不是什么好人

阿诚的十诫(十)大结局

第十条:阿诚,漫天烽火让我们失散在同一个年代里,但我仍然要与你同生共死。

阿诚往前站了一点,某种意义上几乎是贴到赵以达的胸口上。身后灼热逼人,他所在楼层的高度跳下去非跌断腿不可。没有退路,那就往前一步。

阿诚因为觉得太热扯了扯领口:“你要不杀了我?就这么耗着是要和我一起死吗?”

赵以达咬咬牙没说话。

明楼顺着那火光的方向一路寻上来。在阿诚和赵以达所在房间周围,还留有几个警戒的打手。

明楼无心过多纠缠,悄无声息绕背后一手打晕一个。那几个人连惊叫都没发出就堪堪倒下。明楼还怕弄出动静太大还扶着那几个人,省的一下砸地上打草惊蛇。

他离火光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,火势波及范围也越来越大。他往热度越高的地方有,阿诚也就离他越近。

现下宜速战速决。拖延对谁都是不利。

阿诚决心是自己死在这儿也绝对不能把军火下落交出,自己口袋里有两把枪,杀将出去全身而退不太可能。但他不会坐以待毙。

房间里一群人大汗淋漓面对着阿诚。明楼无声无息走到他们背后,就看到阿诚自己顶在枪口。

明楼骂了一声傻孩子,火都烧自己脚下还站那儿不紧不慢。

明楼刚顺手拿了一个放倒之人的帽子和枪械。阿诚在火光里看到站在最后的明楼。

明楼竖起手指示意他别出身,给了一个待命的手势。

明楼和阿诚两人,中间十几号人虎视眈眈。并无多大胜算,事到如今只有放手一搏的份。

阿诚远远看着明楼,两人也都在一瞬间眼神交汇中形成计划。

明楼伸手给阿诚倒数。

五,四,三,二,一。

一瞬间空气中爆开枪响。明楼身手更快些,如同水蛇初动,水波未息却已不见他踪影。左手死死勒住一人脖子同时右手双管齐下开枪。阿诚也不慢,拔枪上膛瞄准射击一气呵成,远的一枪爆头,近的一拳捣要害待人倒地再补一脚。

一边是东西燃烧的爆裂声,一边是子弹穿破空气的声响。一人趁阿诚不备绕他身后。两人处在一条直线。周围并不安静,阿诚或格斗或枪杀已是急的红眼。

他听到燥热中明楼沉稳清明的声音:“阿诚,低头!”

话音未落阿诚闪避低头,一发子弹穿透那人。

剩一个赵以达大惊失色站那里。阿诚和明楼两把枪指着他。阿诚下了他枪。

明楼一枪打赵以达肩膀上:“一群杂碎。也不看你威胁的是谁家的人。”

赵以达捂着流血的肩膀喘气。

明楼方才手上蹭了一点别人的血。阿诚看到还以为他受伤连忙过来。

明楼摇头示意他不碍事,慢慢把手上血抹到赵以达脸上:“你手下杂碎的血。脏了我的手。”

阿诚一枪直接了结了赵以达。明楼扯着他往外跑,火势燎原,已是一阵阵黑烟。阿诚被呛的咳嗽起来。明楼从口袋掏出手绢捂阿诚鼻子上,自己只用手捂着嘴,与阿诚矮着身子向外。

身后已经传来东西砸地声音。两人在火海里都是心惊。

明楼被黑烟呛的不行,满眼生理性泪水。阿诚想把手绢捂他口鼻上却被明楼死死制着手。阿诚瞪着明楼问他有没有事!

明楼哑着嗓子:“有事!还不快走!”

大哥。其实我希望你对我说谎,说你没事。可能因为人只为了非常害怕失去的一样东西才说谎。

只想尽快往外逃。黑烟和火光却让两人毫无方向感。

明楼直接被呛晕了倒在地上。阿诚死命摇晃他:“大哥!你起来啊!起来!”

阿诚没有别的办法,把明楼扛自己肩膀上,一步一步往外。

在这里多一秒的拖延都是对明楼和自己生命的威胁。

明楼不轻。阿诚一手死捂着口鼻一路摸索出去的方向。身上越来越重,却也不知道哪里才是出口。

阿诚不敢休息,就是怕一休息那绷着的一股劲就消失殆尽。他没有可能把明楼丢在这里。

他既然和明楼生在这漫天烽火的时局里,就必须与他同生共死。

大哥,你撑住啊。我……我一定带你出去。

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不知道自己呛了多少有毒气体进去,不知道这里会不会爆炸。我只知道我不会让你死。

阿诚拖着昏过去的明楼到了门口。终于看到外面的天空,一下子力竭倒在地上。

没有半点力气再往前。阿诚努力地往明楼那边靠近了些。

大哥,我不是要你照顾的小孩子了。你看,我把你从火海里拖出来了。

好累。我们在这躺一会好不好。我觉得自己嗓子好像说不出话来了。

阿诚努力地想要发出声音但却不行。大哥,你回头肯定嫌弃我声音哑了难听。

我记得,小时候大姐就笑我一天24小时老黏着你。现下我贴着你,我身上的灰尘和疲惫和你的灰尘和疲惫黏在一起。

你说,我们这个姿势,死在一起好不好。注定都要黏在一起的。

好晕。没事。你让我休息一会就好。没事儿的。

明楼先前那个电话是打给了郭骑云。郭骑云带着一群人赶到的时候,老远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人。他心里一惊,去探两人鼻息发现还有呼吸。

郭骑云示意身后人把两人抬上车送去医院,还一脸嫌弃地说:“靠。受伤了还得靠这么紧。腻歪不腻歪啊?”

米沃什在《幸福》里说,在生活中,我从不惋惜过去,担忧未来,我只关心永恒的现在。准确地说,这就是幸福的定义。

嗓子哑了,受伤了,都不太好受。但是幸福在我心里已经很简单了。起床第一眼看到阳光和你。或者说,与你同生。这样就好。

阿诚,你就是我永恒的现在。

两人在医院同一间病房待着。阿诚醒的快一些,扭头看到明楼。他脸上浮现出温柔的笑容。

在背后灼人的高温里待着时,他没有很大把握,他有死在那里的觉悟。但他心里有明楼会来救他的希望。

有你,我不怕的。际遇不讲理,命运没协议,只有从爱人怀抱寻找真理。①

你现在睡着,我不好去抱你。但我知道我此生信奉的真理都在你那里,我相信你爱我你会来找我,犹如信徒信奉摩西的十诫。

我就是你最后的,最虔诚的那个信徒。

指引我,救赎我,带我走出歧路。

拥抱我,亲吻我,永远与我同在。

注释

①:来自陈奕迅《从何说起》的歌词。

写在最后:

谢谢你们看到这里。过几天更新一个番外。

评论(79)

热度(421)